《枪神 剧场版》如何让编剧们成为大魔法师

如何让编剧们成为大魔法师

关于作家,纳博科夫曾经有一个著名的三相论,即作家的三个身份:叙事者,教育家以及魔法师。叙事者给予人们以单纯的娱乐快感,一种脱离时空的错觉。教育者赐给人们以道德教育,或者直接的知识与记忆。但是说到底,一个人身为大作家,终究是因为——他是一个大魔法师。讲一个精彩的故事是好作家,能够通过故事对读者进行道德教育也是好作家,但这些并不能成就伟大。伟大作品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作家在各个方面都进行了独一无二的创造,最终使作品拥有了不同于其它所有艺术作品的魅力。对这样的作品进行分析绝不能局限于某一种已存的理论之中,而是应彻底地浸入作品之中,全身心地去感受作品的结构,意象,风格以及一切。

不过对于编剧来说,纳博科夫的三相论就不那么管用了。毕竟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编剧几乎不可能在创作中感受到纳博科夫所宣扬的那种造物主的快感。编剧可以成为好的叙事者,但却很难成为教育家,至于魔法师就更是难上加难。而当我们把编剧的范围仅仅限定在日本商业动画之中时,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

但我仍需说:三相论对于商业动画编剧有其特殊的指导意义。一个编剧确实很难成为魔法师,但魔法在这些动画中是存在的,只不过它不再诞生于高塔中某位隐世贤者的脑袋,而是来自某个神秘部落的祈祷仪式。大多数时间里,导演总是那个被艺术之神宠爱的萨满,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神就不会青睐其他参与仪式的信徒。我们绝不能忽视板野一郎不顾导演指挥的华丽马戏,渡边明夫潇洒自如的色彩控制,或者平泽进突如其来的灵光乍现。

当然,也包括某些编剧。

在说到《TRIGUN》这部动画时,黑田洋介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虽然《TRIGUN》不是黑田最著名的编剧作品,但不可否认,没有《TRIGUN》,黑田洋介绝不会成为如今我们所知的著名编剧。但奇怪的是,这次的剧场版虽然集合了TV版的绝大部分主力成员,却惟独把系列构成(日本动画或电视剧中特有的职位名称,相当于总编剧,并且在某些时候会负责导演的部分工作)由黑田换成了小林靖子。虽然有许多TV版死忠表示不能理解制作方的这一行为,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小林大婶很好地完成了剧场版的基本目标:一部既能满足老迷友又能照顾新观众的《TRIGUN》。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让黑田来担当这次剧场版的系列构成工作,他能否比小林大婶做得更好?对于这个话题我是相当感兴趣的,因为他们二位都参与过许多让我感到万分激动的作品的编剧工作。我之所以在前面长篇累牍地讨论纳博科夫的三相论,就是为了方便接下来提出这次思考的核心问题:

谁是真正的魔法师?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我对黑田在TV版中的表现是90%满意的。但是就像http://www.1mpi.com其他有反对意见的观众一样,我对黑田在结局部分的处理并不完全赞同。用普通观众的话讲,这是“神棍”,但是这个词严格意义上讲是无意义的,因为它和许多新造词一样不能准确描述其所指对象。我和其他观众同样抱有不可思议的情绪,但我会尝试用更准确的方式去阐述它,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将一步步通向核心问题的答案。

《枪神 剧场版》如何让编剧们成为大魔法师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