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关于国有银行是否被贱卖的争论

关于国有银行是否被贱卖的争论

随着我国银行改革的深入,国有银行在股份制改造时可能被“贱卖”的质疑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尽管以央行行长周小川为代表的大行行长们轮番否决“贱卖论”,但由此引发的辩驳似乎并未平息。 或许,类似的质疑在国资改制过程中本便是宿命般难舍的“影子”,它告诉我们:中国目前所经历的这场前所未有的市场经济改革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贱卖事出有因关于国有银行被贱卖的说法始自交、建两行成功上市。 平心而论,这种声音的出现几乎就是必然的。

建行与美洲银行的交易让国人痛心,在美洲银行赤裸裸的赢利数据面前,让人感到胸闷,美洲银行是在桌面上公开获利,完全符合契约。明知是个圈套,还不得不钻,世界上最痛苦的买卖,莫过于此。我们现在应该关注的是贱卖的实质,其实质是维持现行金融格局、避免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破产被迫交的学费。

美洲银行大获其利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建行 5 月 27 日 发布公告,美洲银行将行使认购期权,在 6 月 5 日 前向中央汇金公司购入 60 亿股 H 股,交易价格是 2.42 港币,而建行 H 股当日收盘价为 6.65 港币,折价率高达 63.60% 。2005 年 6 月 17 日 ,建设银行与美洲银行订立投资协议及战略性协助协议,获 9% 股权;同年 8 月 29 日,作为建行大股东的汇金公司又与美国银行订立股份及期权收购协议,再获最高 19.9% 股权。美银持有建行 191.33 亿股的成本不超过 240 亿港元,以目前 6.7 港元的价值计算,这部分股权市值为 1282 亿元,在股权投资上美银目前账面盈利为 1042 亿元。如果美银增持至 19.9% ,理论上可以增持的股份达到 273.71 亿股,若以 2.52 港元的行权价计算,按照公告当日收盘价计算,这部分的账面盈利可以达到 1100 亿元以上。美洲银行还可以通过抛售过解禁期的旧股低价吸股,进行无风险套利。

在此我们不论如何的气愤也无法从美洲银行获利的腰包取出流失的银子,还是回头多反思反思,谁都知道我们在地球上是仅次于犹太人的民族,智慧有余,但我认为中国人的智慧出现了偏差,我们必须修正,尽管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我们必须修正而且还要修正的快,否则被卷走的银子数字还会继续上翻。

2004年以前坏账、死账一直困扰着我国银行界,长期以来,这些银行一直被视为“技术上破产”,它们之所以能存活下来,只是因为其所有者---中国政府会坚定地站在它们及其储户的背后。自从1998年以来,中国政府已向其最昂贵的银行复苏项目斥资近5000亿美元,用以扶持本国境况不佳的银行。尽管财政援助大有必要,但拆东墙补西墙只会使损失更多,难以奏效。目前我国国有商业银行产权结构主体单一,责权不明,这种现状严重制约了商业银行的进一步发展。例如:我单位门口几年前有一家很小的工商银行,是工商银行和我单位三产企业--劳动服务公司合办的银行,从业人员以下岗的中年女性为主,虽然可以为一部分人提供就业机会,但从实际效果来看,既不能提供好的服务,又不能有好的发展,后来这家银行消失了,但留给我们深深的忧虑这样的经营模式、拓展战略是很难跟得上全球经济发展的。因此我国商业银行改革必须从产权制度改革入手,实行国有商业银行的产权股份化。对于中国国有独资商业银行的改革,央行一直认为应分为三步走。第一步是按照国有独资公司的模式对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治理结构进行更新和完善;第二步,将有条件的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改组为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国内企业、居民和外国资本都可以参股,完成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造,从根本上解决商业银行主体结构问题;第三步,将符合条件的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公开上市。在加入WTO的背景下,要争取用五年或更长一段时间,把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改造及发展成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具有一定竞争力的现代化大型商业银行。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案例分析】关于国有银行是否被贱卖的争论 (共3页,当前第1页)

【案例分析】关于国有银行是否被贱卖的争论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