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读《苏共亡党十年祭》有感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读《苏共亡党十年祭》有感

一个大国,一个社会主义的导航灯,一夜之间,随着1991年12月25日晚,戈尔巴乔夫被迫宣布停止执行苏联总统职务时,一切已是曲终人散,没有斗争,没有反抗,亦或是欢呼也没有,亡党亡国,一个时代就这么过去了,作为历史读者的我们,除了心痛,就只能反思并吸取教训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苏共亡党十年祭》验证了这么一个道理。 世界的安静,历史的沉思。“我侧耳听着窗外,窗外没有任何异常的声响……我觉得,在几近消瘦的戈尔巴乔夫的身影如此凄凉地消失之后,总该有点什么,嚷嚷声也好,吹嘘声也好,咒骂声也好,哪怕是窃窃私语声也好。是的,总该有点什么吧。可是,却毕竟什么也没有……”这是戈尔巴乔夫电视讲话后的那个夜晚一名叫闻一的中国学者在莫斯科所闻所见,一切都那么安静,安静的让人心痛,这种沉默和麻木,这种漠不关心,在亡党亡国的时刻,两亿九千万苏联人无动于衷,这是多么大一个悲衰,当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不在乎民意,失去了民心,偏离了当初的路线时,所有的一切也将消失殆尽。

一个由列宁亲手创建的党;一个曾经领导俄国工人阶级推翻沙俄反动统治,成功地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党;一个抵御了14国武装干涉,胜利地捍卫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读《苏共亡党十年祭》有感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