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痛失“母亲权” 获赔

案例

产妇痛失“母亲权” 获赔

产妇痛失“母亲权” 获赔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本是一大喜事,可当孕妇罗风住进北流市某卫生院生产时,其新生婴儿却不幸死亡;随后,其子宫亦被卫生院切除。她从此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北流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对此却作出不构成医疗责任或技术事故的鉴定结论。产妇在向卫生院索赔未果的情况下,一怒将卫生院推向了被告席。最终,法院运用“过错原则”,判令卫生院赔偿产妇罗风12万元人民币,11月5日,玉林市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

新生儿死亡子宫被切 产妇痛失做母亲权利

2000年8月,北流市某单位职工罗风与北流某镇某单位的一男青年经过一段时间的恋爱后,在别人无比羡慕的目光中步入了婚姻的礼堂。婚后不久,罗风惊喜地发现自已怀孕了。随后,身怀六甲的她有计划地进行胎教,无微不致地呵护胎儿。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妊娠反应后,罗风盼到了预产期。

2001年8月12日上午6时,一夜没睡好的罗风突然感到腹部隐痛。“宝宝就要降生了!”激动不已的罗风便让丈夫将自己送进北流市某卫生院待产。罗风入院时,曾告知该院妇产科的接诊医生:自己患有骶骨联合分离症。然而,罗风的提醒并没有引起这位医生的重视,其对罗风作了阴道口宽度检查后便安排她进病房待产。上午10时30分,卫生院考虑到罗风有可能宫缩乏力,便给其打宫缩素静脉点滴,使其宫缩逐渐加强。可是,到了下午1时40分,罗风腹中的胎儿胎心音突然减弱,而且节律不齐。

“胎儿出现了宫内窘迫!”作出这个推断,该卫生院赶紧给罗风用药,但胎儿胎心音并未见好转。“得马上进行胎头吸引术!”下午1时50分,卫生院在征得罗风家属同意后,侧剪罗风会阴,进行胎儿头电动吸引术。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因吸引头滑脱,没有将罗风腹中的胎儿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产妇痛失“母亲权” 获赔 (共5页,当前第1页)

产妇痛失“母亲权” 获赔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